18/08/14
幸福,大口舔着冰激凌——这孩子气而本能的动作着实触动到我。
放眼——动物被我们掠夺,贫穷依然贫穷,世界混乱犹存——而我们还安然地舔着雪白的散发着冷气的奶油。
可正是它引起了我的驻足——我何时开始脑内充斥着顾虑?
就连最本能的大口舔舐也做不出来了。
罪恶感,他人的异样目光,怕麻烦,似乎要将人吞噬的难堪。
仿佛连存在于世都是一辈子要背负的债务。
本能即罪恶。
只是,我也想专注而幸福地咬一口冰激凌,无论嘴上的狼藉,无论是否化开。

评论
热度(2)
© 饮鸩止渴.|Powered by LOFTER